当前位置: 主页 > 性爱技巧 >

第一章 月夜的偷窥

  一九七四年夏天的深夜,银色的明月依如平常一般静静地照耀在台东的某个偏远的小山村,除了偶尔在远处传来几声狗吠外,整个村子可以说宁静到连一根针掉落地面的细微声响都清楚可闻的程度。

  是以,在如此一个宁静详和的夜里,一个极度压抑的女人呻吟声自然也就隐隐约约地依稀可闻。任何有过男女鱼水之欢体验的人只要听到这样的呻吟声,大概马上就会打从心底发出内心的一笑,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没错,那正是有一对男女正在行周公之礼所发出的声音。

  虽然女人已经尽可能的压抑自己,但是极度急促的喘息声以及兴奋到不小心所发出的「咿咿呀呀…」呻吟声,依旧让人可以很肯定的确认那是一个正被肏干到已经快忘乎所以的女人所发出的声音。

  而皎洁的月亮彷佛也想一探究竟般地将其银色的光茫撒遍了整个村子,挨家挨户地从村子内每一户人家的窗帘缝隙钻进去,看看究竟在这么样一个闷热的夏夜里,是谁正在尽情地享受这人类最原始的欢愉?

  很快的,银色的月光悄悄地潜入了李仁生军医的卧房,静静地从他已经灰白的头发以及略显老态的躯体轻抚而过,最后滑落在他与妻子吕英美已经沾满了白色汁液的交合下体。

  李仁生正压在妻子的身上卖力地将被妻子淫水浸得油亮光滑的肉棒使劲地朝妻子的肉洞猛捣,他身上一颗颗的汗珠在月光下更是显得极为晶亮,并缓缓随着身体的律动无声滑落,最后在夫妇两交合的部位与已经分不清是谁所流出的浓稠白汁混合而为一。

  李仁生今年已经四十五 岁了,到了这把年纪还能够有如此旺盛的性欲与体力与年仅三十二 岁的妻子夜夜春宵,委实不能不让他感到骄傲,而这全都要归功於他长年的军旅生涯所锻炼出来的强健体魄,以及在军中所养成的规律生活习惯所赐。

  另外,职业军人优渥的退休俸让他在那个物质匮乏、大家普遍穷苦的年代可以过着比一般台湾人更为丰饶的物质生活,也是原因之一。

  也因为这个缘故,尽管他直到三十二 岁才在媒人的仲介下,透过相亲与吕英美这位当时才只有十九岁的台湾原住民少女结婚,但是在他夜夜对妻子的处女地勤加耕耘、撒种之下,在婚后不到一年间就让她生下了长子李东元,后来若不是由於奉调到外岛戍守的话,只怕他的次女李爱琳、么女李珊琳也不会分别在隔了四年与六年后才出生。

  李仁生很有把握,若非那几年的分离,凭着自己的过人精力,一定可以让妻子再为自己多生几名可爱的子女!

  无奈在好不容易他总算决定从军中退伍,准备要好好与妻子努力「做人」之际,突如其来的车祸却造成了妻子永远无法再生育。

  惟即令如此,他旺盛的性欲还是让他除了在妻子月事来潮那几天外,每晚都必然要在子女们都睡着后,就爬到吕英美的身上大干特干一番,直到两人都汗水淋漓、下体干到红肿之后才肯罢休。

  只不过,由於那个时代台湾乡下的房屋隔音效果都不是很好,而且为了要通风,甚至於每个卧房都没有门,只是以一块薄薄的布作为帷幔稍加遮掩分隔内外而已。

  是故,李仁生与吕英美如同那个时代的台湾乡下夫妻一般,只能利用夜深人静的时刻做爱,在做爱时更是必须要极力压低声响,而这种偷情般的做爱方式却反而更加刺激了彼此做爱时的快感。

  也因为这样,李仁生每个晚上与妻子在饭后就开始期待着深夜这一段香艳的节目,一但开干,他就宛如战士冲锋般的没命往妻子的深入猛冲狠撞,彷佛不把她全身的骨架都给拆散就绝不停止。但是吕英美也不是省油的灯,由於她是从小就生长在高山深水的台湾原住民女子,虽然身材娇小,体力却绝对不输给一般住在平地上的男人。

  是以,她和李仁生在床上可以说是旗鼓相当,李仁生有多粗壮的肉棒,她就有多强韧的肉穴足以容纳他的冲击,并且更能够提供源源不绝的淫水滋润着两人摩擦到几乎快冒出火来的交合之处,而今天晚上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丈夫已经压在自己的身上肏干了快一个小时了,但是淫水还是丰沛地不断从她的肉穴深处涌出,将她那深褐色的阴唇弄成一片汪洋,并在床单上拓印出夫妻俩爱的印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