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性爱技巧 >

大家都知道四川人个子并不高,不过,现在,四川女性里营养好,也有不少高个子。比如,我的母亲就很高,她原来是个大模,在她们那个大模队里,身高1米8到2米08的大模有一百五十个。

  我的母亲田艳,身高1米98,四川绵阳人,曾在成都做过大模。她姿色艳丽,奶子不小,尤其是她那双脚,不大不小,38码,秀美白皙,她双脚的玉趾,都是斜斜的翘起,极为诱人。平时从旗袍下面露出的两条白晰修长性感的玉腿,是那么浑圆平滑,嫩嫩的小脚上赤脚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着。她的小脚雪白如玉,白里透红,小巧玲珑,白嫩可人,脚面的皮肤光华细腻,透过细腻半透明的白嫩脚背皮肤,隐隐可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妈妈的脚型纤长,柔若无骨,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曲线优美,脚弓稍高,脚后跟处的皮肤甚至能看出皮肤的纹路,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涂着粉红色的亮晶晶的丹蔻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当时我就想,如果能让我去轻轻的舔一下,闻闻妈妈的脚上肉香就要我去死也甘心!

  我爸爸小妈妈两岁,前些年,爸爸不愿妈妈再在成都做模特,让她回了家。于是,她在一家公司做了女职员。爸爸没什么本事,是个烧锅炉的。为了我和弟弟上学的费用,妈妈经常和他争吵。当年,因为他长得帅,身高1米84,妈妈很喜欢他,于是妈妈嫁给了他,可是,婚后才发现,他是个对家庭完全负不起责任的人。前几年,爸爸他们那个小厂彻底倒了,爸爸没了工作,他受不了妈妈的唠叨,一气之下,和妈妈离了婚,抛下这个家,独自出外打工去了。这下好了!家里更没什么经济来源了。

  唉,天下有二难;登天难,求人更难。天下有二苦;黄莲苦,贫穷更苦。天下有二险;江湖险,人心更险。天下有二薄;春冰薄,人情更薄。妈妈没有办法,不得已,来到位于四川西部的一个城市,在那个城市最好的酒店之一(标准大酒店)的夜总会里做了按摩妇。那个城市在遥远的四川西部,从我们老家绵阳要坐一夜的火车才能到那里。这家大型夜总会包括按摩 院在内,无论是脱衣舞娘,女模特,还是按摩 妇,甚至引导客人进门的礼仪妇,都是清一色的大模,身高在1米85到2米08,共有二百五十个大模。这里的女人可以随时互换职业,比如,按摩 妇也是脱衣舞娘。

  身高1米98的妈妈,在这里做了按摩妇,至今已经好几年了。身材苗条标致的妈妈,身穿素雅的白色旗袍,一头浓密的秀发整齐拢在脑后,皮肤白嫩细腻,脸上略施粉黛,显得清纯优雅,嘴角轻启,顿时满脸含春似笑似嗔,风情荡漾。旗袍的开叉既不高也不低恰到好处,刚好露出饱满紧凑的小腿和圆润的膝盖,行动时修长白嫩的大腿时隐时现。她扭动着丰满的屁股一步一步走到了大堂前,微微上翘的臀部丰满诱人,一双修长的美腿裹着薄薄的透明肉色丝袜令人想入非非,一双细嫩玉足踏着白色的拌带透明皮三寸高跟凉鞋。 酒店里不知有多少人对这位冷艳高贵的美女萌生过非礼欲望。然而这些人中付钱的嫖客是最幸运的,不单幻想过,也实实在在得到她的全部肉体和销魂的呻吟。 这个按摩院,妈妈在当地很有名,今年42岁。

  她为爸爸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就是我,今年二十出头,在成都一家公司工作,我刚刚大学毕业,没什么经验,所以工资很低,还得靠妈妈接济。在老家绵阳,还有我十三岁的弟弟,正在上初中,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当然也得靠妈妈皮肉赚来养他了。

  我每天要和妈妈通电话或者是发短信息。我的母亲田艳,在我十三岁那年,就被早熟的我舔了她的屄,后来,一两年后,我又插入了妈妈的屄眼。每天的电话和短信,是我要妈妈向我这个儿子兼情夫汇报昨天她被人入的详情。天天如此。

  妈妈的卖淫生意不错,点她的客人经常是一个接一个,她每天至少要被四个男人入,算一算,几年来,已有上千个男人入了她操了她。一想到这个,我就特别兴奋。今年三月,我实在按捺不住对母亲的思念,找了个去那个川西城市出差的机会,坐113次快车,来到了那个城市,由于是出差,可以报销,我径直入住了标准大酒店。这家酒店是三星级,客房却异乎寻常地宽大,比成都有些五星级酒店的客房都大。我给按摩 院打了电话,点名要田艳上房。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